國產脫口秀,別再故意「找罵」瞭

娱乐小青爱吃草2022-07-06 10:52:05浏览1评论0

第二層:條件反射地把「歇斯底裡、莫名其妙、無理取鬧」跟「女人」相掛鉤,揭示瞭這是長期以來社會對女性的刻板印象; 第三層:一直以來,女性背負各種偏見生活,但部分男性僅僅因為一個段子就歇斯底裡,暗諷瞭部……

这几天💠國產脫口秀,別再故意「找罵」瞭是网络热点资讯,网友都想了解國產脫口秀,別再故意「找罵」瞭的详细信息,爱丽网(elii.cn)小编收集整理了相关内容,为您解惑。

國產脫口秀,別再故意「找罵」瞭elii.cn

最近一年,大傢有沒有發現:

「性別對立」,已然成瞭流量密碼。

生活中,大傢可能很少把話題往男女對立上面引。

今晚的熱搜

而且永遠都是一點就炸,爭吵不絕。

還有一檔國綜——《脫口秀大會》✨。

節目前兩季,熱度都一般。

第三季火出瞭圈,全靠兩位女性:

帶火傢鄉鐵嶺的李雪琴;

「普確信」段子締造者楊笠。

尤其是楊笠,被罵瞭一年,也火瞭一年。

連帶節目的曝光度居高不下。

於是,到瞭最新播出的第四季,性別話題顯著增加。

有人贊賞,有人不屑,還有人破口大罵。

今天就來聊聊這備受爭議的——

《脫口秀大會4》✨

本季一個明顯的改變——

女性選手的數量變多瞭。

不過,選手總數也從50組增加到瞭56組。

第一輪比賽,就要淘汰一半的選手,競爭相當激烈。

所以為瞭晉級,選手們紛紛把最有分量的稿子先拿出來講。

其中出現頻率最高的,當屬性別議題。

但問題也隨之而來:

徒有討巧的題材,質量卻乏善可陳。

單單是第一輪,就幾乎涵蓋瞭各種你能想到的性別話題。

比如,女性外貌焦慮。

有選手自嘲身材:「上半身快樂女生,下半身是巨石強森」。

與男性作對比。

說,女性要「又鹽又甜又苦又辣」,男性卻隻要「幹凈就好」。

「女性有梨型身材、蘋果型身材……」

「男性有兩種身材:八塊腹肌型身材和我有錢要什麼身材。」

再比如,社會競爭中的性別不公問題。

「我一個女的,跟7個男的,爭一個名額。怎麼說呢?跟我們的社會現實非常的相像。」

女性生存環境的問題。

「來之前我給自己想瞭很多人設標簽,一開始想的是女大學生。後來老感覺這個詞不太吉利。因為這四個字總覺得它後面好像得發生點什麼社會新聞。」

以及,親密關系、婚姻、傢庭當中的各種性別矛盾:

妻子吐槽丈夫撒手掌櫃;

男友吐槽女友愛逛街、不會看導航……

類似的文本不斷出現,難免給人一種命題作文的感覺。

尤其是缺乏經驗的新選手們,會有一種走捷徑的傾向。

似乎隻要羅列出熱搜、豆瓣小組裡的熱點話題。

再在語言上稍加修飾,就成瞭自己的段子。

這樣做有個致命缺陷:

沒有瞭個體的真實感受做基礎,自然也就難產生感染力。

就算這些話題自帶批判性。

但也隻有很少的選手,能從中發掘出自己獨特的觀察。

而大多數都人雲亦雲,泯然眾人矣。

此外,文本結構松散也是一個突出的問題。

具體表現在,不同觀點之間的轉折十分生硬。

比如一個選手。

前面在諷刺性別不平等的問題。

結果話題一轉,又說「直男朋友送瞭我一個馬克杯。」

調侃起瞭直男的謎之審美。

馬克杯上印著直男朋友的頭像,註入熱水就會顯影。

用她的話來說:「我在這頭,他在杯(碑)⭐裡頭。」

略顯簡單粗暴的諧音梗,配上突兀生硬的講述,讓現場一度尷尬冷場。

還有選手,前面講父愛情深,卻忽然轉到瞭容貌焦慮。

前一秒還在說短視頻,下一秒又拐到瞭「張無忌與漂亮女人」的故事。

話題過於跳躍。

領笑員也表示,剛出現感興趣的話題,忽然卻拐到瞭其他地方。

脫口秀的風格是松弛的,但松弛不代表隨意。

如何把文本設計得嚴謹而不緊繃,流暢而不流水賬,便考驗功力瞭。

而上面這幾段表演,之所以讓人感到尷尬生硬。

恰恰是因為文本層面強烈的割裂感。

這和前面提到的,話題的選擇也有關。

選手們或多或少地想往自己的表演裡,加入性別話題的元素。

因為這是最討巧、最容易調動情緒和氣氛的話題。

可是卻忽略瞭性別話題之於自身文本的適配性。

為蹭上這點熱度,而把整個表演變得不倫不類。

本想以小博大,結果卻因小失大。

《脫口秀大會》✨當中,除瞭選手之外,還有一群人至關重要——

領笑員。

他們的爆燈能夠決定選手的去留,實際上扮演著評委的角色。

隨著性別話題熱度高漲。

這一季也反應迅速,新加入瞭兩位女性領笑員:楊瀾和寧靜。

增加評委的女性視角,本無可厚非。

可是兩位嘉賓的表現,卻惹來瞭不少爭議。

先說楊瀾。

第一輪比賽當中,有一位女選手全程調侃自己老公。

嫌棄他太土,一件紅秋衣穿瞭11年,領子變形到一彎腰能直接看到皮帶。

但緊接著,她又找補瞭回來:「有時候又覺得,還挺性感。」

配上別扭的小表情,喜劇效果拉滿。

領笑員大張偉、李誕笑得前仰後合,瘋狂拍燈。

其他男選手也是笑逐顏開。

但楊瀾表示不喜歡這段表演。

理由是:「不應該就那樣嘲笑老公的土啊什麼的。」

可問題是,後面有一位男選手,全程「嘲笑」自己的女朋友。

楊瀾卻笑開瞭花,絲毫沒覺得不妥。

還總結道:

「在一個女生為主的場子裡,還贏得瞭大傢的尖叫和掌聲,說明這個女朋友對他非常好。」

「你越能吐槽那個人,說明那人對你越寬容。」

一前一後的對比,果不其然在網上引起瞭質疑。

有人吐槽楊瀾雙標、缺乏專業性;

有人給她扣上瞭「精神男人」「女德班主任」的帽子;

甚至還有人拿她的婚姻說事,把她描繪成男權社會的受益者、偽女權。

總之,都肯定她不適合這個節目,勸她早點走人。

可是楊瀾真的有網友們罵得這麼不堪嗎?

平心而論,這件事的階級屬性遠大於性別屬性。

楊瀾一向講究優雅、得體、大方。

她之所以覺得女選手的段子不好笑,並不是因為性別。

而是因為在她眼裡,這樣充斥著土味的段子太「不雅」瞭。

相較之下,男選手調侃女朋友逛街買衣服,顯得更精致體面一點。

你可以批評楊瀾的視角太精英化。

但罵她不夠女權,大可不必。

畢竟楊瀾可是國內為數不多,敢於指出「中國女性還不夠平等」的公眾人物。

到瞭最新播出的第三期,楊瀾離開,寧靜上場。

沒想到,寧靜鬧出來的爭議更甚於前。

起因是第二輪比賽,一位女選手講瞭自己當伴娘,幫新娘堵門的段子。

她吐槽新婚夫婦為什麼總喜歡找未婚的人做伴郎伴娘,是因為:

「他們根本不想刁難新郎,隻是做做樣子。隻有對婚姻一無所知,才能那麼勇往直前。」

要是找結過婚的人做伴郎伴娘,不用說堵門,門都給你焊死瞭,不讓新郎進來。

所以她得出結論:還得找結過婚的,最好是離過婚的來當伴娘伴郎,因為「前夫和前妻最擅長的就是刁難對方。」

透過做伴娘的經歷來諷刺婚姻,不失為一個新穎有趣的角度。

可惜由於表演、技術上的缺憾,這個段子的反響平平無奇。

誰也沒想到,寧靜的點評生生制造瞭一個爆點。

她上來就是一句:「我覺得不好笑。」

接著字字誅心:

「雖然我們都不是成功婚姻的持有者。但您這都沒男朋友,您就……我覺得你多慮瞭,你太害怕瞭,你不夠勇敢,你都沒有你聊什麼。」

一句話否定瞭選手的整個主題和表達。

選手臉上的笑容僵住,有些不知所措。

而觀戰席上的王建國坐不住瞭,朝領笑員喊話:

「你們說話沒聽著,因為你們說話太不好笑瞭。她的我全聽清瞭,特別好笑。」

既是解圍,又是回懟。

敢在綜藝上正面硬剛寧靜,節目效果瞬間拉滿。

這也成瞭前三期最出圈的一個名場面。

網上自然炸開瞭鍋。

輿論幾乎一邊倒地站王建國和選手。

而寧靜被痛批「硬凹耿直人設」,欺壓女選手。

她此前一些不夠女權的言論也被挖出。

原本扣在楊瀾頭上的「媚男雌競」帽子,火速轉移到瞭寧靜頭上。

僅僅前三期,已經衍生出這麼多網絡罵戰。

但看多瞭綜藝的觀眾,都免不瞭在心裡打個問號:

況且,楊瀾和寧靜都沒有脫口秀經驗,天然比其他嘉賓缺乏專業性。

再加上她們自身帶有「大女人」的鮮明標簽。

自然更容易制造性別話題方面的爆點。

節目組在邀請嘉賓時,應該不難預估到這一點。

找「對」瞭人,爭議性、話題性,當然是水到渠成瞭。

而口碑反噬的代價,則落在瞭嘉賓身上。

雖然這一季有蹭性別話題熱度之嫌。

但不可否認,有幾組選手的表演還是相當驚喜的。

比如雙胞胎顏怡顏悅。

她們仍舊從個人生活講起。

通過同居、分居的經驗,隱喻婚姻中的夫妻關系。

「妻子」在傢庭中一味付出,美其名曰「奉獻」。

拖到孩子升大學瞭才離婚,美其名曰「為瞭孩子」。

兩人分開後才發現,一個喜歡豆漿,一個喜歡咖啡。

但以前,「妻子」每天早上準備的卻是牛奶。

說明兩人在一起多年,卻完全不瞭解彼此。

一方冷漠被動,隻知索取;

而另一方沉浸於自我犧牲,盲目付出。

環環相扣的思路,配合默契的表演,具象地揭示瞭無愛婚姻的本質。

出其不意又不動聲色地,戳中觀眾笑點。

正如羅永浩點評:「腳本無敵好,表演無懈可擊。」

這些都源於對生活入門三分的觀察,和無法取代的雙胞胎同居經驗。

再看楊笠的出場,意料之中的炸場。

也的確不負眾望。

一出場就自我調侃:「準備好聽一些犀利的男女話題瞭嗎?」

說是男女話題,其實還是個人經歷。

她雲淡風輕地講到一年來的各種遭遇。

「自從我說瞭脫口秀以後,我冬天出門再也不覺得冷瞭,因為我頭上扣的全是帽子。」

之後又回擊瞭男性的敏感。

更為安全地調侃瞭「成功男性」。

「這一年,我學會瞭我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個道理,那就是不要輕易地調侃男性,如果非要調侃,隻調侃成功的那部分。」

為什麼呢?

「因為你永遠也不知道一個男的如果生活過得不如意的時候會變得多麼喪心病狂、多麼歇斯底裡、莫名其妙、無理取鬧,簡單來說就是跟女的一樣。」

公然冒犯瞭男性,又轉而挑釁瞭女性。

「我瘋瞭。」

這段話,看似簡單,其實十分巧妙。

暗含三層意思。

第一層:男的女的我都罵瞭,這回別再說我挑起性別對立;

第二層:條件反射地把「歇斯底裡、莫名其妙、無理取鬧」跟「女人」相掛鉤,揭示瞭這是長期以來社會對女性的刻板印象;

第三層:一直以來,女性背負各種偏見生活,但部分男性僅僅因為一個段子就歇斯底裡,暗諷瞭部分男性的小心眼,又強化瞭性別不公的表達。

這個女的,有點東西。

可見,性別僅僅是一個表達角度。

好的內容,往往源自個人對生活的深刻洞察。

第三季的良好口碑,的確與女性面孔的大量湧現密不可分。

但她們的爆火,不是因為「罵男人」,也不是以「性別議題」討好受眾。

而是因為,她們以女性細膩獨特的視角,重新解讀生活中的各種命題。

脫口秀在中國是小眾文化。

而《脫口秀大會》✨的成功之處,在於讓真正優秀的選手和作品突破圈層,走進大眾視野。

假如為瞭一時的流量而炒作話題,「什麼能火就聊什麼」,那便悖離瞭初衷。

說到底,性別話題本身沒有任何問題。有問題的是蹭熱度的行為。

健康的脫口秀生態,應該是包容、多元的。

假如有一天。

觀眾不必唇槍舌戰,而是專心享受表演。

那中國脫口秀,才真的有希望。

以上就是《國產脫口秀,別再故意「找罵」瞭》✨的知识内容,如果大家想要了解更多的详细内容,请阅读elii本站其他文章了解。

New Post(0)
登录